專訪琇婉月嫂:自己喜歡的事,怎麼做都不覺得累

 

關於琇婉月嫂

琇婉月嫂原來是幼稚園老師,開過安親班、賣過牛肉麵,現在是專職月嫂,已陪伴台灣、美國、倫敦、澳洲十幾位媽媽度過她們與寶寶們的最初時光。

為什麼想成為月嫂?
琇婉月嫂笑著說:因為喜歡小孩啊。
孩子還沒長大前,有時親朋好友要坐月子,就會找我幫忙;後來孩子們長大了,老公有自己的工廠,家人們各有各的生活,我一個人,空閒,還有體力,生活卻沒重心。
想起來了,那時替新媽媽坐月子的經歷,喜悅的心情。我發現那是我喜歡的工作,是我想做的事情。說到這裡看到琇婉月嫂的眼睛裡充滿了愛的光芒令人著迷!

月嫂二三事

月嫂的技藝?

作菜。琇婉月嫂喜歡作菜,且作的菜有人吃,琇婉月嫂說那才有意義。每次遇到新媽媽,我就會問:妳喜歡吃什麼?妳不喜歡吃什麼?我會跑去當地的超市,去掉生的、寒的、產婦不宜、不喜的,再按食材做變化,做出多樣、營養的料理。有些媽媽不敢吃特定食物會不好意思說,因此琇婉月嫂每次都會觀察媽媽們的飲食狀況。「我很少被挑剔菜,」一度自開麵攤的琇婉月嫂驕傲地說:「這是真的,我很少被挑剔菜。」最重要的是與媽媽們溝通,她們的口味、她們的愛好。
溝通,也是月嫂不可或缺的技藝。一開始,琇婉月嫂說,每個家庭或多或少都有所保留。但是我會盡量不打擾他們的生活,努力配合他們家的生活模式,讓家庭各成員都感到自在,比如說,她不會與爸爸、媽媽們一起吃飯,好讓他們有自己的空間可以聊天、可以談心。琇婉月嫂說其實只要寶寶顧得好,日子久了,媽媽的心也就寬了,會很信任她,很真心地把她當朋友,她也能從媽媽們身上學到許多,因為每個媽媽都有自己獨特的專長。
琇婉月嫂認為,人的際遇是很奇妙的,先前累積的經驗會成為現在實用的技巧。她原來是幼稚園老師,應對家長、開校務會議的經驗,有助於她培養談判、溝通、觀察的能力;而月嫂的工作,同樣推動著她不斷精益求精。如今,已有保母證照的她還想考西餐、烘焙的證照。
「我也想學乳房按摩。」琇婉月嫂笑著說:「雖然我已經會了,但我想聽更專業的人上課。媽媽有時會問我一些非常專業的問題。我會做,可是我不會講。這時,你就會想多學,讓自己成長。」

最難忘的經驗?

有個媽媽,她的小孩早產。琇婉月嫂回憶。
「妳這孩子,」醫生告訴她,「如果體重沒增加的話,很可能就沒了。」媽媽聽了很擔心,很難過,一直吃不下。
「我就和她說:如果媽媽不吃的話,小孩子就没有奶啊,小孩子要喝妳的奶比較好。她聽了,才很努力地吃。」後來,寶寶滿月時,已經白白嫩嫩的了。
「肉都長出來了,」琇婉月嫂開心地說:「剛出生那孩子的手呀,很細很細,看了就覺得很可憐。但我要走的時候,肉都一圈一圈地長出來了,像米其林一樣。真的很有成就感。」

當個月嫂的難處?

琇婉月嫂說,作這一行其實很辛苦,每個家庭狀態都不一樣。寶寶如果半夜不睡、或常常醒來喝奶,月嫂等於二十四小時,全天無休。有時也難免會碰到比較刁難的人。但琇婉月嫂認為這時候要有抗壓性、有毅力,做好自己分內的事,把媽媽和孩子顧得好好的,讓對方沒辦法挑剔。

與媽媽們的友誼?

「我覺得很欣慰的是,」琇婉月嫂說:「我遇過的媽媽大部分都很好。」
一個月,兩個月,家人一般一起生活。分開,也很捨不得。但我與媽媽們常在事後繼續聯絡。分享照片、影片、寶寶的生活。
「還有媽媽曾問我:欸,現在我兒子怎麼不長肉?」琇婉月嫂瞇眼笑說:「我告訴她:這很正常啊,因為寶寶長高了,開始學走路了,自然就變瘦了。」
甚至,在台灣,她們約出來見面;到了澳洲,之前幫過的媽媽也熱心地問:欸,秀婉姐,要不要來我們家住幾天?
不需要頻繁地聯絡,只是自然的、人與人之間暖意的延續。

月嫂這份工作與生活?

琇婉月嫂說:月嫂,我喜歡這份工作的自由。我不喜歡朝九晚五的生活,我喜歡可以自主調配時間。
「重要的是做自己喜歡的事情。自己喜歡的事情,怎么做都不覺得累。如果只為了賺錢而賺錢,當遇到挫折時,會覺得很累很累;但如果是你喜歡的工作,遇到了挫折,會覺得是一種成長。」
而且這份工作,也讓家人們減少對琇婉月嫂的依賴,讓家人們必須在她外出時處理平常她一手包辦的事務,讓他們能更體諒她的辛努。

關於愛月嫂

為什麼加入愛月嫂?

琇婉月嫂說,我當初下定決心成為月嫂時,已在網絡平台觀察很久了。一開始想找公司,卻發現不少公司都不給地址、不給電話,且約見都是在星巴克或超商等,很沒安全感。後來上月嫂課時,才聽其他同學談起愛月嫂。實際接觸後,認為這裡給的資訊比較充足,感覺比較有保障。
琇婉月嫂自嘲:自己是很懶的人。她喜歡小孩、喜歡做菜,但並不愛不停跟人接洽、跟人談合約,她覺得將這類事情交給公司處理,各擅所長才是最好的。